香港的公共财政与儿童权利

香港的公共财政与儿童权利

2016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公布第19号一般性意见《公共预算编制与儿童权利》,指出社会大众应有权获取详细和方便使用的资料,了解儿童的状况以及公共财政改善儿童福祉和权利的目标和方法。有见及此,我们就着2018-19年度财政预算案进行分析,透过研究儿童相关的政府部门和机构的用钱方式,了解政府推行儿童相关政策时的缓急轻重以及这些政策改善儿童福祉的效用。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考虑儿童福祉的重要性

缺乏清晰的预算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要求缔约国在儿童的政策上进行清晰的财政预算,列明所有直接和间接影响儿童的项目。可是,2018-19年度财政预算案有关儿童的部分却是模糊不清。有关儿童的财政预算很多时候都融合在其他项目当中。

政府部门或机构 政策范畴 2018-19年度财政预算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 个人权利(包括儿童) $30.3 million
卫生署 预防疾病(包括儿童) $6,032.5 million
劳工及福利局 社会福利(包括儿童) $442.9 million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 康乐及体育(包括儿童) $ 4,180.7 million
社会福利署 违法者服务(包括儿童) $379.5 million

虽然我们可以见到有关儿童政策和服务的概述,但社会大众无法清晰知道公共财政是如何运用在儿童身上。我们甚至不知道有多少百分比的公共资源是和儿童有关。

缺乏详细和可靠的儿童数据

每一个政府都需要可靠、及时、容易使用和详细的资料和数据了解现时和未来的儿童状况。这些资讯是一个重要的基础,帮助政府在法例、政策和服务上直接和间接改善儿童权利状况。因此,每一个政府都需要立和维持一个儿童数据库,让所有执行和监察相关政策的人可以随时得到客观和可靠的资讯。世界各国的儿童福祉框架

现时,香港没有一个政府部门负责处理儿童相关的数据。儿童的数据散落在不同的政府部门之中。有些数据更不是公开予大众使用。另一方面,政府统计处的数据按年龄层划分(0-4岁;5-9岁;10-14岁;15-19岁),要根据国际标准了解香港18岁以下儿童的状况便变得相当困难。加上统计处很多都是宏观的数据,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在不同特殊状况下儿童的状况。

上一期有关潜藏危机的香港儿童权利报告探讨5岁智障男童杨智维因为照顾者吸毒而惨死的案件,报告发现政府没有任何有关吸毒父母照顾下的子女的数据。可是,我们的研究发现单单是2013至2015年已经有至少11个儿童因为父母吸毒而被疏忽照顾、遭受虐待、被父母从高空抛下、在尿液样本中被验出有毒品、被迫或错误进食/饮用含有毒品的食物、甚至死亡。现时,药物滥用资料中央档案室负责收集和毒品有关的数据,当中包括吸毒人数、吸毒频密程度、吸毒地点、吸毒人士的经济状况和犯罪记录等详尽的资料。但档案室偏偏就是没有收集在吸毒人士照顾下的儿童数目。这个情况令人担忧,因为资料显示,大部分(80%)的吸毒人士都会在家中/朋友家中吸食毒品。而杨智维就正正是因为他母亲和他母亲的男朋友在家中吸毒而不幸离世。

香港有很多重要的数据反映儿童所面对的挑战。可是,这些数据都是一次性(例如政府会在立法会议员的提问下披露一次性的资讯),而不是公开、持续、有系统的。公众人士根本不知道儿童的状况是否得到改善。服务单位亦缺乏足够的数据为儿童作出长远的规划。

居住在家庭住户内18岁以下的残疾儿童人口(包括身体活动能力受限制、视觉有困难、听觉有困难、言语能力有困难、精神病/情绪病、自闭症特殊学习困难、注意力不足/过度活跃症等) 24,000
(2013年)
18岁以下非就学的的残疾儿童人口 900
(2013年)

2013年非就学的的残疾儿童人口

在2018-19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我们看不到儿童相关的数据和公共财政的关系,我们看不到政府是基于什么数据和资料为儿童进行财政预算。根据现时财政预算案的表达形式,公众人士实在摸不着头究竟公共财政是否能够有效地运用在儿童身上。

没有关注在不同特殊的状况下儿童的情况

每一个政府在进行财政预算的时候都会确保有足够的数据,以了解不同群组的儿童的状况,及确保儿童权利公约第二条「消除歧视」的理念得以落实。缔约国有责任保护儿童免受歧视,「不因儿童或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的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民族、族裔或社会出身、财产、伤残、出生或其他身份而有任何差别」。政府在不同层面,包括在拟定和执行和财政预算相关的法律、政策和服务时都不应直接或间接歧视某一个特定群组的儿童。

2018-19年度的财政预算案甚少触及不同特殊状况下儿童的状况。有关儿童的服务很多时候都融合在其他为成人而设的服务当中。在特殊状况下儿童的状况更显得模糊不清。康文署在财政预算之中有关「康乐及体育」的简介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政府部门 政策范畴 政策描述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 康乐及体育
  • 制定提供康体设施和活动的政策及策略,尤其着重健体活动及运动安全;
  • 发展和管理康体设施,例如体育馆、公园、花园、游泳池、宪报公布的泳滩及度假营;
  • 举办康体活动;
  • 向体育总会及体育团体提供资助金,以供训练运动员和举办体育活动;以及
  • 向由11间非政府机构管理的24个度假营和海上活动中心提供资助金,以供为市民举办康乐活动。

以上的政策描述并没有提及儿童的需要,亦没有解释这些政策、策略、设施、活动和服务可以怎样帮助残障儿童、长期病患的儿童、少数族裔儿童、不同文化背景的儿童、居住在不同地区的儿童等。这些儿童很明显需要额外的协助才可以和其他儿童和成人一样享受悠闲和玩乐的权利。可是,我们看不到政府特别投放资源为这些群组儿童的特殊需要建立设施。

缺乏质性的指标

缔约有责任订立清晰和统一的量性和质性目标和指标,以显示在现有资源下,儿童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持续实现。政府亦有责任以清晰的指标解释其用钱的原则和方法。可是,这种质性的指标在2018-19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是非常少见。以社会福利署「家庭和儿童福利」政策范畴为例,我们只能够看见临时住宿照顾服务的宿位、入住率和每一个宿位所需要的支出。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质性的数据,例如院舍的平均入住时间和平均轮候时间。没有这些数据,我们实在是难以衡量公共支出对在危儿童需要的成效。其他的案例(包括保护家庭及儿童个案、领养个案、临床心理支援服务评估和治疗个案)也面临同样的情况-现时我们只有相关案例的数目。这些零碎的数字并不足以让我们知道如何真正实践儿童应有的权利。

社会福利署-2018-19年度的财政预算案「家庭和儿童福利」政策范畴

指标 2016-17 2017-18 2018-19

寄养服务

名额

使用率(%)

每个名额平均每月成本(元)

 

1,070

86

13,076

 

1,130

84

15,004

 

1,130

84

17,595

儿童之家

名额

使用率(%)

每个名额平均每月成本(元)

 

864

93

20,943

 

894

91

22,194

 

894

91

25,444

儿童院舍

名额

使用率(%)

每个名额平均每月成本(元)

 

1,708

82

17,616

 

1,778

84

18,205

 

1,778

84

20,751

独立幼儿中心

名额

使用率(%)

每个名额平均每月成本(元)

 

738

100

822

 

747

100

1,649

 

895

100

1,762

暂托幼儿服务

单位数目

 

217

 

217

 

217

保护家庭及儿童服务

保护家庭及儿童个案数目

每宗个案平均每月成本(元)

 

7,341

2,363

 

7,270

2,370

 

7,292

2,552

领养服务

可于3个月内入住本地家庭的待领养儿童人数

 

51

 

45

 

45

临床心理支援服务

评估个案数目

治疗个案数目

 

2,253

1,006

 

2,328

1,134

 

2,328

1,134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第19号一般性意见《公共预算编制与儿童权利》的目的是让缔约国更加了解儿童权利公约所订明有关公共财政的责任,以确保公共财政的计划、落实和执行方法能够得以改变,儿童权利公约以及它的任择议定书能够得到落实。缔约国需要尽可能跟从这一些原则。

一个考虑周详的儿童福祉框架能够帮助政府有效分析当地的儿童权利状况以及针对儿童的不同需要制定务实的公共财政预算。

<<< 上一篇

儿童福祉的定义和相关概念

 

下一篇 >>>

世界各国的儿童福祉框架 – 了解每一个儿童真正的需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