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福祉的定义和相关概念

儿童福祉的定义和相关概念

学术界中有很多不同量度和理解儿童福祉(Child well-being)的方法和框架;但共通的是,它们都是量度儿童各方面的需要(包括基本存活、健康、成长、和发展的需要)是否得到满足的一把尺,是儿童最佳利益(the Best Interest of the Child)的具体呈现。世界各国的儿童福祉框架

量度客观幸福感的重要性

例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福祉框架(Child well-being framework)就六个范畴量度儿童不同方面的需要,包括:物质需要、健康和安全需要、教育、朋友和家庭关系、行为和危机、以及他们主观对自己生活的评价。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亦从五个方面量度儿童的需要:家居和家庭环境、健康和安全、教育和学校生活、日常活动以及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及儿童政策。这些框架都利用客观的标准(例如家庭收入、教育水平等)反映儿童的生活状况以及他们的客观幸福感(objective well-being)。

量度客观幸福感的好处是,客观的数据分析通常有利于国与国之间的比较和分析。而且广泛收集儿童数据亦有助我们认识不同影响儿童的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这些资讯对于政府以及与儿童相关的专业人士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可以以这些数据为基础改善现有的法律、政策和服务。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考虑儿童福祉的重要性

现时,香港并没有一个清晰收集儿童数据的系统。我们甚至无从得知难民儿童、特殊需要儿童、以及吸毒父母子女的数字。即使政府有某些数据,这些数据都是零碎散落在不同的部门中;有些不是公开的,有些是一次性的资料搜集。没有整全、清晰的数据,我们很难期望香港可以为儿童建立一套整全的政策。因此,儿童事务委员会应踏出第一步,设立一个儿童资料库,收集客观的数据。

第二步:认识香港儿童的独特需要

收集客观数据相当重要,但国际经验告诉我们,这只是第一步。因为每一个国家的儿童都有不同的需要和困难,要设计符合香港儿童实际情况和需要的政策和服务,政府就需要开展全港性的研究,了解对于香港的儿童来说,有什么因素决定他们的生活是否快乐、是否满足,从而建构一个属于香港的儿童福祉框架。

根据英国的Good Childhood Report 2016,儿童对于自己生活的观感和客观的社会环境关联性并不大。他们对于生活的满意程度反而取决于他们对于身边环境的主观感受和体验。例如家庭收入并不影响儿童对于自己生活的观感。对于儿童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身边的成人有否供应足够的资源让他们健康发展,享受嬉戏闲暇的时间。由此可见,相比起对于儿童来说遥不可及的社会整体环境客观因素,儿童最亲身的体验更能影响他们的福祉和生活质素。这并不是说客观数据和标准并不重要。客观的社会环境的确可以影响儿童的生活状况。可是,如果我们只是援引客观标准和框架,而没有了解儿童对于身边环境的主观感受和体验,我们便无法真正了解儿童福祉的整体图像。

问题是,除了收集客观数据之外,我们应该用什么方法了解儿童的福祉呢?

要理解儿童对生活的满意程度,最好的方法是直接问他们

说到底,要理解儿童的需要和对生活的满意程度,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问他们。当我们知道他们的需要以及各种影响他们是否能够满足这些需要的因素,我们便可以利用这些资料和数据建构一个儿童福祉框架,让我们明白儿童真实的状况。这个框架可以令政策建基于事实根据之上,亦可以令政策拟定的过程更透明、更有系统、和更贴近儿童的需要。询问儿童意见的实用工具和框架

虽然骤眼看来,让儿童参与在儿童福祉框架的建构过程中是既麻烦又复杂,但其实香港在过去一直都有相关研究。例如香港岭南大学的公共管治研究部自2012年起进行香港儿童快乐指数调查,每一年都会问儿童令他们快乐的因素。香港小童群益会2016年开始亦进行香港儿童快乐因素调查。这些研究为儿童福祉框架的确立奠定了一个稳固的基础。

事实上,相关的学术研究已经确立理论基础,让我们知道如何从儿童口中得知影响他们生活的因素以及他们对生活的满意程度。而正正就是在这个认识的过程中,政府和其他与儿童相关的专业人士可以更加深入了解儿童真正的需要,从而为儿童设计合适的政策和服务。

在与儿童相关的事情上咨询儿童正正就是儿童参与理念的实践。根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儿童是社会积极的一份子。他们有能力就着他们的经历和生活提出自己的意见。社会亦应该给予他们机会参与在与他们相关的政策和事务当中。因此,无论从学术研究还是道德价值的角度,有关儿童福祉的研究需要建基于儿童的声音之上。

主观幸福感和心理幸福感

在有关儿童福祉的研究中,主观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和心理幸福感(psychological well-being)是两个学者经常用到的概念。主观幸福感指的是儿童对于他们生活的评价(Diener et al.),当中包括认知和情感两方面:认知层面上,我们需要知道儿童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同时,我们亦需要知道儿童在一个时间点上正面/负面的感受。另一方面,心理幸福感的理念源自学者Carol Ryff的研究,她从六个范畴探讨儿童对于生命意义和自身的看法。

心理幸福感的六个范畴

  •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自我接纳)
  • 我擅长管理我每一日要做的事(环境控制能力)
  • 一般来说,其他人对我都是友善的(和其他人建立正面的关系)
  • 我有足够的选择权可以决定我运用时间的方法(自主权)
  • 我觉得我每一日都有很多学习(个人成长)
  • 我对未来感到正面(人生意义)

为儿童绘画一幅政策地图

主观幸福感、心理幸福感以及整个儿童福祉的理念和尤里·布朗芬布伦纳(Bronfenbrenner)1970年代所提出的生态系统理论(ecological approach to children’s development)息息相关。这个理论显示:a)儿童的所有经验都会影响他们的福祉,和;b)影响着儿童某一个方面的因素亦同样地会影响儿童的其他方面。

「根据生态系统理论,儿童被一层一层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的社会系统所影响和包围。这些系统包括核心家庭和非原生家庭、朋友网络、学校、社区、工作环境和社会地位等。更大的一层是儿童所身处的文化背景。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儿童正经历着不一样的童年。」(Aldgate 2006, p.23)

这个理论意味着,如果我们希望改善儿童福祉的政策,我们需要了解每一个影响儿童成长环境的持份者;而这些持份者需要紧密合作,政策才能够得以成功。

以虐待儿童的个案为例,每一次都需要社工、医生、学校、警察、律师、甚至照顾者的合作。如果政府锐意改革现时的儿童保护政策,这种跨专业合作尤为重要。因此对于儿童福祉全面的研究理论上应该带来不同专业层面上的改变和不同持份者之间的合作

不但如此,在应用儿童福祉框架的过程中,儿童的参与亦是十分重要的。学术界已渐渐达成共识:儿童有能力透过参与和投入影响他们自己的童年和福祉 (Clark and Moss 2001, quoted Open Uni 1st)。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12条指出,儿童有权利亦有能力参与在与他们相关的决定和活动当中。事实上,研究发现儿童的需要未能得到满足的最主要原因是和成人/朋辈之间决裂/不稳定的关系。这个发现意味着,只有加强支援儿童的网络以及儿童在当中的参与,他们的处境才能够得到长远的改善。由此可见,儿童参与在改善儿童福祉上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世界各国儿童福祉框架的政策含义

<<< 上一篇

为何策划是次报告

 

下一篇 >>>

香港的公共财政与儿童权利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