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策划是次报告

为何策划是次报告

经过社会各界在过去20年来锲而不舍的争取后,香港政府终于2018年6月1日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儿童事务委员会的职权范围订明,委员会「的愿景是确保香港是一个尊重及保障所有儿童权利、权益和福祉、聆听儿童声音,以及让所有儿童得以健康快乐成长,全面发展并充分发挥潜能的地方。」

为此,儿童事务委员会将会:

  1. 就有关儿童发展及成长制定政策、订定策略及工作优次,并监察其实施情况;
  2. 加强和监察以整合和理顺不同政策局╱部门下与儿童有关的政策和措施,并与咨询组织作出协调;
  3. 检讨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与儿童相关的服务,促进跨界别合作,并识别需要整合及改善的地方;
  4. 推广并宣扬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列明的儿童权利,并让儿童参与有关影响他们的事宜;
  5. 管理应有儿童和持份者参与的推广和公共教育项目资助计划,并举办其他推广活动;以及
  6. 制定一个设有指标的框架以监察及评估其达致愿景的程度

这个研究报告的目的正正是回应儿童事务委员会在香港展开的新时代。透过是次报告,我们希望可以探讨儿童福祉的意义;以及剖析香港现时的政策漏洞。我们亦希望是次报告对于儿童事务委员会为儿童所作出的政策和筹划具参考价值。同时,我们亦会援引世界各地量度儿童福祉的工具和实行方法。

一提到外国例子,很多人的反应会是:「香港不是外国。外国做到的,我们做不到」。又或者是:「香港不是外国。我们不能硬生生把外国的一套搬到香港去。」的确,我们不能未经思考而将外国的做法照办煮碗直接搬到香港去,但这不代表外国的例子就没有值得学习/参考的地方。例如,从我们的资料搜集可见,英澳两国都全面地分析儿童的福祉,而且他们的分析和政策决定都是有研究和数据支持的。两国的政府亦促进不同持份者的合作,好让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中提升儿童的福祉。而在整个过程中,所有与儿童有关的专业人士和儿童本身都参与其中。又例如澳洲有一站式的网页让家长、老师和不同持份者得到他们需要的资讯。英国亦设计了儿童友善的报告让儿童知道政府政策和他们的切身关系。毋庸置疑,这一切都是香港可以做,切实可行可以提升儿童福祉的措施。因此,当香港面对学童自杀和虐待儿童的问题,我们没有借口坐视不理。政府和与儿童相关的专业人士应对于儿童福祉有一个整全的视野,并及早行动,改善儿童福祉。

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考虑儿童福祉的重要性

大部份人,包括政府,都会毫不迟疑地说儿童福祉(Child Well-Being)是很重要的。但当我们为儿童厘定政策目标和方向的时候,儿童的整体福祉是否我们所考虑的核心呢?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如果答案是「否」的话,我们的行动便和理念不相符。而这种落差可能意味着我们的政策有漏洞,以致我们的儿童政策未见成效,很多与儿童相关的议题(例如虐儿问题、学童自杀的问题)未被解决。

分析政府的财政预算可以帮助我们解答这个问题,因为政府的用钱方法可以真实地反映各个部门在处理儿童议题时候的缓急轻重。借着分析,我们亦可以知道现行的政策是否可以全面地照顾儿童的福祉,涵括儿童身、心、灵各方面的需要。

与儿童相关的政策散落在不同部门中,而且大多都是针对现有问题的止血方案

香港并没有一个整全的儿童政策。与儿童相关的政策零碎地散落在不同的部门中,而且大多都是针对现有问题的止血方案。政府政策鲜有对于儿童整体福祉的视野。当一个问题(例如学童自杀)开始浮现的时候,政府便会作出补救方案。可是,通常这个时候入手已经是太迟了。没有一个清晰全面的儿童政策和针对儿童福祉的评估,我们很难期望政府政策可以满足香港儿童各方面的需要。

在这个资讯爆炸的年代里,实在有太多太多的议题需要我们的关注;所以到最后,只有最戏剧化的故事、最轰动的剧情才可以吸引大众的关注。社会大众因此便很容易着眼于某些议题,而促使政府采取相应的措施。儿童福祉的大图像却是未被触及。很多时候,边缘儿童切身的需要因为缺乏传媒和公众的关注而渐渐被忽略,跌入政策的漏洞之中。这个确实不是一个社会大众愿意看见的局面。只有政府积极全面地考虑儿童的福祉,我们的政策和服务才能够真正满足所有儿童各方面的需要。

将着眼点放在儿童的福祉而不是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上

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考虑儿童福祉不但可以帮助我们照顾每一个儿童各方面的需要;将着眼点放在儿童的福祉而不是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上亦是现今的大趋势。 「心理学研究的重心正由我们所面对的困难、焦虑和疾病转移至人们获得正面特质的方法、社会环境对人类福祉的影响、以及人类各种的可能性。」 (Kelly, quoted in McAuley 23 ).

这种重心的转移尤其适用于儿童,因为儿童在成长的过程中有无限的可能性:「对于儿童成长和发展的乐观态度正广泛渗透在儿童福祉的研究当中。这些研究已渐渐达成共识:如果儿童透过探索获取经验,提升抗逆力,他们便有能力在逆境中战胜各种的困难。」(Schaffer, quoted in McAuley 24).有见及此,政府和政策倡议者不但应该正视儿童所面对的困难;与此同时,他们亦应看见儿童无限的可能性。

「政府投资儿童福祉乃是明智之选」

由此可见,政府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应全面考虑儿童的福祉和需要。事实上,政府投资儿童福祉乃是明智之选。如果政府投资在儿童身上,社会所得到的回报会延续至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正如学者Ben-Arieh所言,投资儿童福祉(well-being of children)最重要的目的是投资未来-儿童长大成人后整个社会的长远发展 (well-becoming of children) (Ben-Arieh, quoted in McAuley 21)。学者James J. Heckman亦多番强调,加强幼儿和在危儿童的照顾能够有效地减低社会成本 (Heckman, 2017)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因诺琴蒂研究中心什至指出「一个国家的兴衰成败往往真实地反映在它对于儿童的健康、人生安全、物质保障和教育等各方面的照顾上:包括儿童是否被爱、被尊重、被家庭和社会接纳。」(UNICEF, quoted in McAuley 23).由此可见,儿童的健康是一个国家的财产。儿童福祉亦是一个合理、对于未来有视野的政府投资的必然之选。

香港有责任投资在儿童的福祉上

事实上,政府不但有绝对的理由投资在儿童身上,投资儿童的福祉亦是香港的责任。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自1994年在香港生效,香港有责任建设一个尊重儿童权利的社会。政府在拟定和落实不同政策的时候应考虑儿童的最佳利益和聆听儿童的声音。

建议:在政策拟定过程中就儿童的福祉厘定清晰的标准和框架

近年来,越来越多18岁以下的儿童受到情绪病和精神健康问题的困扰。很多儿童甚至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令整个社会为之震。另一方面,边缘儿童,包括残障儿童、特殊需要儿童、少数族裔儿童及低收入家庭的儿童的需要仍然受到社会大众的关注。正当香港政府于2018年6月1日宣布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的同时,我们希望委员会可以以儿童的福祉和最佳利益为政策拟定和政府财政的核心,以真正反映香港18岁以下110万儿童的需要

 

下一篇 >>>
儿童福祉的定义和相关概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