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策划是次报告

为何策划是次报告

案情:5岁智障男童杨智维的死

5岁智障男童杨智维於2013年3月23日去世,死时脸上丶腹部丶手臂和膝部皆有伤,体内冰毒含量,是一般冰毒致死个案的7倍。死因裁判官最终於 2016 年 3月 17 日裁定杨死於不幸。

吸毒者子女被虐待和被疏忽照顾的机率比一般儿童分别高出三倍及四倍。

事发一个月前,杨童个案曾召开跨部门个案会议(MDCC)当时,与会者将杨的状况定性为疏忽照顾,更考虑为他申请保护令,交由院舍照顾。惟最终因宿位短缺,社署没有申请保护令,决定将杨交回其染有毒瘾的母亲及其男友照顾。一个月後,杨疑在床上或地上拾起并吞下整粒冰毒致死。据悉,杨的母亲及其男友曾涉嫌疏忽照顾杨童而被控,但由於证据不足,警方终撤销对他们的检控。一些国家如英国及美国已透过立法惩处为人父母或照顾者,对他们没有采取适当行动保障儿童免受虐待而给以罚则。更多有关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就“导致或任由儿童死亡个案”的课题。

事後,死因裁判官建议社会福利署在处理虐儿个案的指引中加入吸食毒品的方法和地点丶以及存放毒品的地方,以避免让儿童接触误服。本会对此项建议感到非常失望,因容易让公众错误理解为把吸毒行为正常化,而且未能从儿童的角度出发,保护儿童远离父母吸毒之害。

杨只是众多受「潜藏危机」之害的其中一个案例。过去3年,最少有9宗案件需要送交法庭处理,当中涉及11名儿童。他们都因为父母吸毒而被疏忽照顾丶遭受虐待丶被父母从高空抛下丶在尿液样本中被验出有毒品丶被迫或错误进食/饮用含有毒品的食物丶甚至死亡。由此可见,现时保护儿童的机制存在漏洞,无法真正保护儿童免受「潜藏危机」之害。更多有关香港处理虐待儿童个案的程序。

平衡时空:世界各国的保护儿童机制

根据外国统计数字,高达40%的虐待儿童和疏忽照顾案例都与父母吸毒有密切关系。

父母吸毒令儿童面对不必要的身体和精神健康问题。假如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及早妥善处理,福利丶医疗丶法庭丶监狱和复康系统将会承受沉重的经济和社会代价。

针对「潜藏危机」”Hidden Harm”(父母吸毒行为丶家庭暴力丶父母精神问题)之害,很多国家早已采取积极措施,透过医疗和福利系统收集数据;改善法律框架丶个案呈报以及跨部门的协作机制;以及寻求更好的方法聆听受影响儿童的声音。更多有关保护儿童的法律及政策框架。

此报告的目的

「潜藏危机」对於很多香港人来说仍是一个很陌生的议题。现时,香港仍未有健全的数据系统估算问题的严重性。因此,是次调查的目的是透过引用外国政府和媒体的调查报告,开展社会对这个议题的讨论。

我们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加深了解父母吸毒对儿童带来的祸害,一同㩗手合作探讨更妥善保护儿童的方法,为的就是香港的110万儿童 - 我们未来的寄望。

我们的诉求和建议

稚子无辜,却受「潜藏危机」之害。香港社会需要在政策丶法律丶制度丶教育和价值方面作出改变,才可以符合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规定(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自1994年已延伸至香港)。有鉴於此,香港儿童权利委员会向香港政府提出以下的诉求:
1. 政府应就案件作一次全面的重新检讨,还杨智维一个公道,防止历史重演,避免其他儿童受「潜藏危机」之害。
2. 政府应正视「潜藏危机」对儿童的祸害,并在改革儿童保护政策的过程中充份考虑父母吸毒而随之而来所需的员工培训丶个案评估和管理程序丶以及跨机构合作等各个层面所带来的问题和挑战。
3. 政府应设立数据收集系统,和各个服务单位合作,针对吸毒父母的子女所面对的问题丶需要和困难收集数据,并规定收集数据的最低标准。
4. 政府应加强戒毒服务丶妇产服务以及儿童健康与社会福利服务之间的联系,令这些服务单位可以㩗手合作,回应吸毒父母子女的需要。
5. 政府应提供渠道让吸毒父母的子女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令社会各界可以聆听他们的声音。
6. 政府应提供可负担丶普罗大众容易接触和使用的支援服务,包括辅导和治疗服务。
7. 政府应检讨寄养服务及儿童住宿照顾服务,以确保每一个儿童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有安全和适合的地方暂住
8. 政府应确保每一个保护怀疑受虐待儿童多专业个案会议中都有医疗专业人员和心理医生在场,在量度「潜藏危机」对儿童身心健康的影响时提供专业意见。
9. 政府应检讨现时儿童保护的制度,将父母吸毒行为定性为虐儿,并设立指引和跨专业的监管制度,包括检讨现时的「受虐待儿童多专业个案会议」,对现时正面临「潜藏危机」的儿童作出跟进。
10. 政府应参考国际先例,改革法例,立法把「在儿童面前暴露毒品」刑事化,以更妥善地保护儿童。
11. 一旦确认父母或照顾者吸毒,政府应为新生婴儿和母亲安排具督导效能的家访。
12. 政府应回应设立儿童事务委员会的诉求。香港社会需要一个儿童事务委员会代表儿童时刻就政府政策发声,否则儿童的问题和需要不会能够得到妥善的处理。

COMMENTS